•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10月2日 星期六

    女住客獨自登記入住,陪同男性能補辦一張房卡嗎?暗訪三家酒店,希岸輕雅酒店兩分鐘就給辦了

    阿里女員工在自述中表示,通過查看酒店監控發現,領導王某成將醉酒后的她送入房間后,曾到酒店前臺私開房卡,前并四次進入了她的房間,其中最長一次待了二十多分鐘。

    原標題:女住客獨自登記入住,陪同男性能補辦一張房卡嗎?我們暗訪了三家酒店,有一家兩分鐘就給辦了

    近日,阿里女員工自述遭領導及商家灌酒后猥褻一事引發社會關注。

    阿里女員工在自述中表示,通過查看酒店監控發現,領導王某成將醉酒后的她送入房間后,曾到酒店前臺私開房卡,前并四次進入了她的房間,其中最長一次待了二十多分鐘。

    亞朵集團在8月11日的聲明中回應稱,是在得到該女士確認的情況下,按照同住手續給該男士辦理的房卡,并進行了身份登記和公安信息上傳。監控資料已作為證據提交警方。但警方未予以確認,稱正在調查。

    ↑亞朵集團8月11日的聲明。↑亞朵集團8月11日的聲明。

    與此同時,另一位互聯網公司前女員工也向紅星新聞爆料,自稱遭客戶強制猥褻。她表示,其領導在將醉酒的她送回希岸酒店時,向前臺拿了一新卡,而該酒店是由她本人辦理入住的。

    一時間“酒店是否存在違規辦理房卡”成為熱議焦點。女住客開房陪同男性能補辦一張房卡嗎?辦房卡的正規流程到底如何?

    包括上述涉事酒店品牌在內,紅星新聞選擇了商務活動常選擇的三家不同價位的酒店進行暗訪,由一位男記者陪同女記者前往酒店,由女記者個人辦理登記入住。其中有一家酒店,在男記者聲稱聯系不上女記者的情況下,不到2分鐘便重新補了一張新房卡給男記者。

    酒店管理行業專家表示,由于酒店行業在安全管理等方面沒有非常統一的行業規范,每家酒店除遵守治安管理要求外,更多依據的是一套由他們自己制定的標準化服務流程。

    如家酒店:不給房卡 工作人員陪同敲門查看

    進房時間:20分鐘

    8月10日下午13點鐘,紅星新聞記者預定了一家位于鬧市的如家酒店,一名男記者陪同女記者在前臺辦理入住。

    工作人員按照流程給女記者辦理了房卡及入住登記,并詢問入住人數 。女記者告訴前臺,僅她本人入住。期間,男女兩名記者僅有簡短交流,并未表明兩人關系。入住辦理完畢后,兩名記者一共乘坐電梯前往房間。

    按照預設流程,在酒店停留幾分鐘后,男記者自行離開酒店。約14:30分,男記者返回酒店前臺,告知工作人員無法聯系上女記者,要求補辦一張房卡。

    ↑如家酒店房間入門處。↑如家酒店房間入門處。

    前臺工作人員隨即詢問男記者姓名,同時撥打房間電話,電話無人接聽。此時,男記者再次提出補辦一張房卡,工作人員回復稱,補辦房卡必須經由本人同意?!耙驗槲耶敃r在前臺問她的時候,她說她一個人入住。如果您當時隨行補錄了證件就會好一點?,F在我必須要跟她本人確認了,您才能進她的房間?!惫ぷ魅藛T說。

    男記者提出能否現在登記自己信息,遭到工作人員拒絕。男記者稱已經一個小時沒有聯系到人,擔心房間里面的人的安全,提出在酒店工作人員的陪同下進入房間,確認女記者的安全。

    “如果一直沒有人接聽,我們會讓服務員敲門。如果敲門還沒有反應的話,我們才會直接開門,看客人是否還在里面。但您還是沒辦法進房間。我們也是不會讓您進去的?!痹撉芭_工作人員再次撥打房間電話,仍無人接聽。

    隨后,前臺電話聯系客房工作人員,“看下客人有沒有在房間,前臺有先生找他,因為沒有資料,沒辦法讓他直接進去。這邊想確保她的安全,幫忙進去看一下。如果敲門沒有反應,就按正常流程先看一下房間情況?!?/p>

    14:50分,按照預設流程,女記者此時正在房間睡覺,聽到房門被敲響三下,并伴有“你好,服務員”。女記者沒有應答,隨后服務員將房門打開,但是并未進入,在門口看到記者在屋內后,試圖叫醒女記者,繼續喊了三聲“你好,服務員”,仍未獲應答,便關門離開。

    大約5分鐘后,客房與前臺工作人員聯系,確認客人在房間。隨后前臺再次撥打客房電話確認。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15分鐘。

    “我們這邊確實是不行。沒有證件、信息,包括沒有本人確認的話,如果這個房間進去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不好解決。我們這邊本身也有責任,至少要核對下資料信息這些?!痹摴ぷ魅藛T向男記者解釋。

    希岸輕雅酒店:2分鐘補辦新房卡 并讓用完歸還

    進房時間:5分鐘

    8月10日晚20時,紅星新聞記者預定了希岸輕雅酒店,也是上述另一互聯網公司女員工自述涉事的酒店品牌。該酒店在第三方運營商平臺上的分類為高檔型酒店。紅星新聞記者預定的是一間鐘點房。

    男女兩名記者結伴走進酒店大廳,前臺工作人員要求入住人員出示健康碼和身份證件,女記者信息錄入完畢后獲得一張房卡,工作人員詢問男記者是否入住,男記者表示“進去一會就走,只有女士一人入住”,期間并未主動表明二人關系。

    前臺工作人員確認男記者不入住后,翻動了手邊的訪客人員登記薄,隨后放下,并沒有讓男記者登記。隨后男記者與女記者一同進入房間,10分鐘后男記者走出酒店。

    ↑希岸酒店房間入門處。↑希岸酒店房間入門處。

    20:50分,男記者返回前臺,以“聯系不上女記者”為由,詢問工作人員是否可以補一張卡。工作人員首先撥打房間座機電話,未獲接聽。男記者詢問是否有看到女記者出門,該工作人員予以否認,男記者提議進去看看,工作人員隨即補辦了一張新房卡,并稱“門開后把房卡還回來”即可。

    此次獲取房卡過程中,男記者未做訪客登記,更沒有辦理入住和錄入個人信息,男記者與前臺均未獲得入住女記者同意,耗時不到2分鐘便拿到了房卡,刷卡進房只花了5分鐘。

    隨后,女記者向前臺工作人員質詢?!八f聯系不上你,然后讓我給他一張你的房卡,我一開始沒給他,(給你的房間)打了兩個電話都沒接,然后我看你們是一起進來的,我就給了(房卡)?!惫ぷ魅藛T稱。

    女記者質問工作人員,在沒經過房主同意的前提下,能否給其他人補卡,對方稱不能,“但是我看你們是一起進來的,我不知道(你們的關系)?!?/p>

    該工作人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她是新來的員工,剛入職沒幾天,記者詢問培訓時是否有“未登記人員不能進入房主房間”的相關內容,該工作人員表示確實有,“該男子也沒有登記,但是我看他當時太著急了,就給了他?!?/p>

    該工作人員最后對自己工作疏忽表示歉意,并表示將提高保護客戶安全與隱私意識。

    亞朵輕居酒店:酒店不同意進入 也不予陪同查看

    進房時間:1小時

    10日晚21點半,紅星新聞兩名記者抵達預定的亞朵輕居酒店,也就是此次阿里事件的涉事酒店品牌。女記者在辦理入住后,同樣與男記者一同進入房間,10分鐘后男記者走出酒店。

    22:15分,男記者返回前臺,稱“需取回遺落在房間的鑰匙”,在說出女記者房間號后,詢問前臺工作人員是否補張卡。

    工作人員稱“沒有登記入住不能進入,需先與入住客人確認”,隨后撥打房間座機電話,未獲接聽。工作人員表示“只能等入住客人接電話”才能進入,等待3分鐘后,工作人員給女記者發送一則核對短信,仍未得到回復。

    ↑亞朵酒店房間。↑亞朵酒店房間。

    期間,男記者反復詢問是否還有別的方式進入房間,工作人員均表示按照酒店規定必須要與入住本人核對后,才能進入,“你們一起進來的時候只有那位女士登記,沒有經過她的允許,我們工作人員也是開不了門的,工作人員也是不能進去的?!?/p>

    約22:30分,男記者詢問可否由酒店女員工陪同進入房間,該工作人員稱不行,“不是男員工、女員工的問題,是我們在未經允許不能打開客人的房間?!辈⒚鞔_表示只能聯系入住客人,在征得對方的同意后才能進入房間。記者再次詢問可否讓保潔人員進入房間,答復稱保潔人員也需征得入住客人的允許,否則不能進入。

    22:55分,此時男記者已在前臺等待約40分鐘,男記者稱對入住女士的人身安全產生懷疑,詢問酒店工作人員是否可以陪同進入,仍被拒絕。要是住客在屋內暈倒或者摔倒,發生意外怎么辦?工作人員仍稱要等待女方回應。

    最后不得已,女記者現身。

    關于酒店細則,8月11日,紅星新聞記者撥打亞朵酒店客服電話,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根據酒店相關條例,沒有經過入住人的允許,無法進入入住人的房間,其稱,如果出現安全問題應告知上級,上級聯系具體門店進行核實,后續將有專人負責。但實際未聯系上住客已超過一小時,記者入住的酒店除了一味等待,并未上報上級,也未對可能的意外進行主動處理。

    酒店管理專家:業界無統一行業規范,系“實名入住”的治安管理要求

    針對辦理入住和酒店管理相關問題,四川旅游學院希爾頓酒店管理學院黨支部副書記宗平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按照公安治安管理相關要求,必須一人一證才能辦理登記入住,如果是同行兩人入住,兩人的身份證都必須登記,雙方才能夠成功入住并取得房卡。

    如果是一方入住后,另一方再補辦房卡,宗平表示原則上須得到已登記住客的確認,比如打房間電話詢問是否給后續入住人員補辦房卡,“這也是按照‘實名入住’的治安管理要求來實現的,因為這個房間的使用權已經歸登記人所有,后面再去加房卡,也不是登記人要求的,肯定要向登記人確認身份并征得同意?!?/p>

    在聯系不上住客或住客可能出現意外的情況下,該如何處理呢?宗平表示此時酒店前臺更不能擅自制卡,“工作人員可以跟來訪人員說住客可能已經休息,稍后再過來,如果擔心醉酒或有其他危急情況,可在工作人員陪同下查看是否醉酒等情況?!?/p>

    但宗平稱,由于酒店行業在安全管理等方面沒有非常統一的行業規范,每家酒店除遵守治安管理要求外,更多依據的是一套由他們自己制定的標準化服務流程。

    他舉例說,若來訪人員向前臺反映住客有危急情況等突發事件,這實際已超出前臺員工的處理權限,按照其職業操守,也不能去打開房間。按照流程,應該立即將情況上報領導,如果領導認為事情緊急,可以陪同來訪人員報警,或陪同他一起去查看房間。

    “通常來說,查看房間的陪同人員要在兩人或兩人以上,其中一人多為值班經理或安保經理這類管理層人員,只讓來訪人員一人進去或只有一名前臺員工陪同都是有問題的,因為他既沒有這個權限,也沒有得到住客授權?!弊谄椒Q,默認的標準化服務流程還包括進門前一定要敲三次,每次間隔一會,“通過這種服務流程進去以后,工作人員先確認住客的狀態,然后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到訪人員可以進去做一些操作,但是一般實際當中很容易忽略以上細節?!?/p>

    是什么原因導致酒店忽略呢?宗平認為歸結于培訓不到位與員工意識薄弱?!熬频攴婪兑庾R不到位而發生猥褻、強奸事件,這種隱患和風險是實實在在存在的,如果酒店有統一的管理標準,前臺工作人員嚴格按照標準化入住流程,是不會犯這種錯誤的,所以在入職培訓方面要加強這方面安全意識?!?/p>

    紅星新聞記者 羅丹妮 任江波

    下一篇:阿迪達斯25億美元出售銳步 15年前38億美元買入
    一级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