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2年1月28日 星期五

    華強科技:大客戶依賴癥無解 信披難辨真偽拷問“看門人”

    ?報告期內,前五大客戶貢獻六成以上收入,第一大客戶貢獻四成以上收入,華強科技對大客戶依賴度高;除2021年上半年應收賬款期末余額招股書披露值不唯一外,招股書和問詢回復中2018-2020年原材料采購額也不一致,華強科技信披真實性存疑。

    10月27日,湖北華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強科技”)在科創板首發的注冊申請獲證監會同意。

    華強科技成立于2001年11月,隸屬于中國兵器裝備集團有限公司,是國內專業防化軍工企業,擁有從事軍品業務所需的全部軍工資質,是全軍透氣式防毒服、專用防毒面具、集體防護裝備定點生產企業,以及國家人防工程防化設備定點生產企業;同時依托技術優勢,積極開拓醫藥包裝、醫療器械等民品市場。

    本次在科創板首發,華強科技擬公開發行不超過8620.62萬股股票,募集資金17.24億元,主要用于新型核生化應急救援防護裝備產業化生產基地、新型核生化防護基礎材料研發平臺建設、信息化(數據驅動的智能企業)建設及補充流動資金等項目。

    大客戶依賴存風險

    據最新招股書披露,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下稱“報告期”),華強科技實現營業收入7.43億元、16.48億元、8.35億元和6.16億元,實現凈利潤1.03億元、1.3億元、1.76億元和1.91億元。報告期內,華強科技的營業收入波動較大,但凈利潤卻是節節攀升,甚至2021年上半年的凈利潤已超過過去三年最大年度凈利潤。

    從招股書披露的信息來看,華強科技經營業績背后離不開公司大客戶的貢獻。報告期各期,華強科技前五大客戶銷售額分別為4.55億元、13.63億元、5.33億元和4.26億元,占各期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61.25%、82.76%、63.76%和69.07%,客戶集中度較高,尤其值得關注的是第一大客戶對華強科技的重要性。

    華強科技主營業務收入為特種防護和醫藥包裝及醫療器械兩大業務板塊產品的銷售收入。報告期內,隨著特種防護銷售收入的減少和醫藥包裝及醫療器械銷售收入的增加,華強科技第一大客戶也相應發生改變,但華強科技對第一大客戶的依賴度卻保持不變。

    2018-2020年,華強科技的第一大客戶為軍方單位A,銷售內容為個體防護裝備,銷售額分別為3.41億元、11.47億元、3.23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5.92%、69.59%和38.64%,占特種防護收入比例分別為81.01%、83.36%和59.93%。2019年,華強科技特種保護收入比2018年增加9.54億元,其中8.05億元來自單位A;2020年,華強科技特種保護收入比2019年減少8.37億元,其中單位A減少8.24億元。

    2021年上半年,華強科技的第一大客戶為國藥集團下屬子公司,銷售內容為藥用丁基膠塞,銷售額為2.59億元,占營業收入比例為42%,占醫藥包裝及醫療器械收入比例為64.95%,占藥用丁基膠塞銷售收入的66.99%。

    關于客戶集中度,尤其是對第一大客戶的依賴度,華強科技表示,基于軍方以及國藥集團采購較為集中的特點,在較長一段時間內,公司仍不可避免地存在客戶集中度較高和大客戶依賴的風險。如果公司無法保證在軍方及國藥集團的供應商體系中持續保持優勢,無法繼續維持與軍方及國藥集團的合作關系,或客戶對公司主要產品的需求產生變化,則可能對公司經營構成不利影響。

    信披真實性有疑問

    盡管華強科技已經過重重審核,正式登陸科創板,但其招股書中仍有信披疑問尚待釋疑。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華強科技采購原材料的主要類別為織物、個人防護配套件、集體防護配套件和化工原料。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上述主要原材料的合計采購額分別為3.7億元、9.38億元、4.22億元和1.01億元,占原材料采購總額的比例分別為75.44%、86.42%、76.57%和61.3%。

    招股書并未對華強科技的原材料采購總額予以披露,不過首輪問詢問題15關于“存貨進銷存與收入、成本的變動和勾稽關系”的回復中披露,2018-2020年,華強科技原材料采購額分別為4.51億元、10.71億元和5.95億元。

    結合前述主要原材料的合計采購額可計算出,2018-2020年,前述主要原材料合計采購額在原材料采購總額中的占比分別為81.94%、87.55%和70.98%??墒?,招股書卻披露,2018-2020年,前述主要原材料合計采購額在原材料采購總額中的占比分別為75.44%、86.42%和76.57%。毋庸置疑,這兩組主要原材料合計采購額占比完全不是一回事兒。

    此外,根據招股書披露的主要原材料合計采購額及其占比可計算出,2018-2020年,華強科技原材料采購額理論值分別為4.9億元、10.85億元、5.51億元和1.65億元,這與首輪問詢回復的原材料采購額的差值分別為-3888.73萬元、-1406.23萬元和4338.73萬元。顯然,超千萬元以上的差值并不能簡單視為是一組可忽略不計的數值。

    除此之外,招股書披露的2021年上半年應收賬款期末余額也是難辨真偽。

    招股書“應收賬款變動情況”顯示,報告期各期,華強科技應收賬款期末余額分別為2.63億元、4.32億元、6.2億元和7.67億元,前五大應收賬款客戶的合計期末余額分別為1.01億元、2.93億元、5.05億元和5.98億元。由此可知,前五大應收賬款客戶的合計期末余額占應收賬款期末余額的比例應分別為38.41%、67.88%、81.45%和77.97%。

    但招股書卻顯示,報告期各期,前五大應收賬款客戶合計期末余額占應收賬款期末余額的比例應分別為38.41%、67.88%、81.45%和78.36%。

    對比不難發現,2021年上半年,招股書披露的前五大應收賬款客戶合計期末余額在應收賬款期末余額中占比為78.36%,而非計算的77.97%。

    不僅限于此,招股書“公司應收賬款回款情況”中又顯示,2021年上半年,華強科技應收賬款期末余額為7.41億元,這個比“應收賬款變動情況”中披露的7.67億元少了2612萬元。而且,基于7.41億元的應收賬款期末余額計算得到的前五大應收賬款客戶的合計期末余額占比為80.73%。這意味著,2021年上半年,招股書為華強科技提供了三個不同的應收賬款期末余額。

    至此,問題自然而生——華強科技關于應收賬款、原材料采購額的信披內容還真實準確嗎?如此信披又是如何通過層層審核并獲證監會同意注冊的?

    下一篇:恒玄科技:經營現金流支出壓力凸顯 研發投入和占比背道而行
    一级影片
  •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