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三份招股書說不清兩個關鍵問題 晶臺股份平移申報IPO難“平疑”

    三份招股書披露的委托加工成本自說自話,零星工序委托加工成本2019年全年發生額尚不及上半年發生額的一半不可思議;對主要客戶的銷售額與客戶披露的采購額無法匹配,且招股書未提供任何解釋。已從證監會創業板平移至深交所申請IPO的晶臺股份信披難“平疑”。

    三份招股書披露的委托加工成本自說自話,零星工序委托加工成本2019年全年發生額尚不及上半年發生額的一半不可思議;對主要客戶的銷售額與客戶披露的采購額無法匹配,且招股書未提供任何解釋。已從證監會創業板平移至深交所申請IPO的晶臺股份信披難“平疑”。

    本刊研究員 劉俊梅/文

    7月10日,證監會官網發布信息,對廣發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廣發證券”)在康美藥業相關投行業務中的違規行為依法下發行政監管措施事先告知書,擬對廣發證券采取暫停保薦機構資格6個月、暫不受理債券承銷業務有關文件12個月的監管措施。這一措施的實施必然對那些以廣發證券為保薦機構的IPO申請企業上市進程產生重大影響,深圳市晶臺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晶臺股份”)便是其中之一。

    深交所官網顯示,6月29日,晶臺股份的IPO申請文件已獲受理。由于晶臺股份在2019年11月就完成了創業板申請IPO的預披露更新,因此,晶臺股份在深交所的IPO申報屬于創業板在審企業的平移申報。

    最新招股說明書顯示,晶臺股份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從事LED封裝及應用產品研發、生產與銷售的高新技術企業。目前,晶臺股份主要產品為SMD LED和LED燈具及配套產品,這些產品主要應用于顯示、照明等領域。

    2017-2019年,晶臺股份實現營業收入9.13億元、10.91億元和11.02億元,實現凈利潤6247.5萬元、8453.99萬元和8953.15萬元,近3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逐年增長。

    但梳理招股說明書發現,晶臺股份所披露信息尚有疑問待解。

    前后不一的委托加工成本

    晶臺股份先后公開披露了三份招股說明書,披露時間分別為2019年6月、2019年11月和2020年6月,但這三份招股說明書所披露的委托加工成本卻并不完全一致。

    201906版招股說明書顯示,2016-2018年,晶臺股份的委托加工成本分別為2174.25萬元、3274.16萬元和3729.34萬元。

    由于證監會在晶臺股份首發反饋意見中曾提出:請發行人說明并補充披露委托加工產品的具體類型,個別零星工序暫時性產能不足產生委托加工需求與正常委托加工業務報告期各期委托加工成本、占比。

    因此,201911版招股說明書豐富了委托加工成本的披露內容(如下表所示)。

    但與此同時,委托加工成本金額也發生了變化。201911版招股說明書顯示,2016-2018年,晶臺股份的委托加工成本分別為2306萬元、3264.73萬元和3778.62萬元,這完全不同于201906版所披露的委托加工成本。但201911版招股說明書卻沒有提供任何關于晶臺股份調整2016-2018年各期委托加工成本金額的說明。

    和201911版招股說明書相比,2020版的招股說明書披露的委托加工成本(如下表所示)似乎并沒有什么問題。2017年和2018年,兩版招股說明書的委托加工成本是一致的,但讓人產生疑問的是2019年的零星工序委托加工成本。

    201911版招股說明書顯示,2019年上半年,晶臺股份零星工序委托加工成本為59.7萬元,但2020版招股說明書則顯示,2019年,晶臺股份的零星工序委托加工成本為21.01萬元。

    也就是說,晶臺股份2019年全年發生的零星工序委托加工成本尚不及上半年發生額的一半。這個變化是如何發生的,晶臺股份是不是應該給投資者一個解釋呢?

    銷售額和客戶所披露采購額難以匹配

    最新招股說明書顯示,深圳市艾比森光電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下統稱“艾比森”,證券代碼:300389.SZ)是晶臺股份的五大客戶之一,2017-2019年,晶臺股份對艾比森的銷售額分別為5251.45萬元、7551.37萬元和7868.69萬元。

    但艾比森2017-2019年年報顯示的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額中卻沒有與晶臺股份所披露銷售額相對應的采購額。

    艾比森2017年年報顯示的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如下表所示:

    可見,2017年,晶臺股份對艾比森的銷售額介于艾比森第三大供應商和第四大供應商的采購額之間。

    艾比森2018年年報顯示的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如下表所示:

    同樣,2018年,晶臺股份對艾比森的銷售額介于艾比森第一大供應商和第二大供應商的采購額之間。

    艾比森2019年年報顯示的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如下表所示。

    顯然,2019年,晶臺股份對艾比森的銷售額介于艾比森第二大供應商和第三大供應商的采購額之間。

    同樣的問題還出現在晶臺股份五大客戶中的深圳市洲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下統稱“洲明科技”,證券代碼:300232.SZ)身上。

    招股說明書顯示,2017-2019年,晶臺股份對洲明科技的銷售額分別為13083.85萬元、16680.5萬元和17593.07萬元。

    但洲明科技的2017-2019年年報顯示的前五大供應商的采購額中也沒有發現與晶臺股份所披露銷售額相對應的采購額。

    洲明科技2017年年報顯示的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如下表所示。

    洲明科技2018年年報顯示的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如下表所示。

    洲明科技2019年年報顯示的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如下表所示。

    比較發現,2017-2019年,晶臺股份對洲明科技的銷售額均介于洲明科技同期第一大供應商和第二大供應商的采購額之間。

    這就有點不可思議了。這兩個客戶均為上市公司,且相關信息均可公開獲取,在此條件下,晶臺股份所披露的主要客戶銷售金額卻和該客戶所披露的采購金額不一致,而且,晶臺股份也未在招股說明書中對此現象予以說明。

    這種信息披露方式是否符合信息披露的要求呢?難道相關中介機構沒有發現這種顯而易見的問題?如果相關中介機構發現了這種問題,為什么沒有在招股說明書中予以說明?如果相關中介機構沒有發現這種問題,那么,其勤勉盡責又體現在哪兒呢?

    附:晶臺股份IPO主要中介機構

    下一篇:周六福:置關聯交易監管問詢于不理 與中介機構陷于康美案無關
    一级影片
  •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