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2年1月28日 星期五

    四方光電:凈利潤缺少現金流支撐 追訴期限屆滿非刑責擋箭牌

    ?連續三年經營現金流凈額均低于凈利潤,加上每年不菲的政府補助,四方光電凈利潤含金量由此可見一斑。而且,四方光電以追訴期限即將屆滿為由對實控人涉嫌行賄問題進行抗辯在法律根據上并不充分,而證監會在追訴期限屆滿前1個月同意注冊也有風險。

    自2020年9月8日四方光電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四方光電”)科創板首發上會獲得審核通過近4個月后,2021年1月5日,證監會按法定程序同意四方光電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注冊,2月9日,公司正式在科創板上市。

    根據招股書的披露,四方光電此次IPO計劃公開發行1750萬股,擬募集資金5.7億元,其中1.8億元擬用于氣體傳感器與氣體分析儀器產線建設項目、2.5億元擬用于新建年產300萬支超聲波氣體傳感器與100萬支配套儀器儀表生產項目、5000萬元擬用于智能氣體傳感器研發基地建設項目、4000萬元擬用于營銷網絡與信息化管理平臺建設項目、5000萬元擬用于補充流動資金項目。

    招股書顯示,四方光電是一家專業從事氣體傳感器、氣體分析儀器研發、生產和銷售的高新技術企業。公司開發了基于非分光紅外(NDIR)、光散射探測(LSD)、超聲波(Ultrasonic)、紫外差分吸收光譜(UV-DOAS)、熱導(TCD)、激光拉曼(LRD)等原理的氣體傳感技術平臺,形成了氣體傳感器、氣體分析儀器兩大類產業生態、幾十款不同產品,廣泛應用于國內外的家電、汽車、醫療、環保、工業、能源計量等領域。

    凈利潤異動凸顯含金量不足

    數據顯示,2017-2019年,四方光電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1.05億元、1.18億元、2.33億元,同期實現凈利潤分別為1486.75萬元、1098.77萬元、6385.92萬元。由上述數據可知,四方光電營收增長保持平穩態勢,但相比之下凈利潤增速卻頗為異?!?018年凈利潤出現短暫負增長后,2019年凈利潤同比增速卻達到驚人的4.8倍,而同期營收增速僅接近1倍。

    分析原因,四方光電之所以2019年業績大幅增長,主要是受機動車尾氣排放檢測新政所致。新政要求柴油車檢測站、汽油車檢測站須分別在2019年11月、2020年5月前配置采用紅外、紫外或化學發光技術原理的具有氮氧化物檢測功能的尾氣分析儀。

    顯而易見,上述新政對四方光電的業績增長是一種利好因素,正是基于這種政策性利好因素的刺激,2019年,四方光電尾氣分析儀器產品實現銷售收入5326.56萬元,同比增長5214.74萬元,增速高達46.6倍,占2019年營業收入總額的22.84%,從而導致當年凈利潤增速暴增。不過,由于上述設備更新需求的一次性利好因素已經消化完畢,四方光電當前的業績增長又將重新回到正常軌道。根據四方光電的預計,2020年全年尾氣分析儀器產品銷售收入較2019年下滑約32%。

    2017-2019年,四方光電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9090.08萬元、11441.76萬元和21143.79萬元,而同期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分別為519.45萬元、950.71萬元和4748.52萬元。由此可見,四方光電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遠低于當年收到的現金,公司經營活動面臨著較大的現金流出壓力。

    關于現金流,更值得關注的是四方光電連續三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均低于凈利潤,尤其是2017年和2018年,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不足1000萬元,而同期凈利潤分別為1486.75萬元、1098.77萬元,由此可見公司凈利潤的含金量不足。如果考慮到政府補助的因素,則四方光電的凈利潤質量更令人擔憂。2017-2019年,四方光電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分別為648.84萬元、1043.51萬元和1537.08萬元,占公司凈利潤的比例分別為43.64%、94.97%和24.07%,尤其是2018年的政府補助幾乎與當年凈利潤持平——這種靠政府補助支撐起來的業績增長不可能具有持續性。

    2017-2019年,四方光電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48.37%、38.34%和49.55%,波動幅度較大,最大振幅在10個百分點左右,2018年的毛利率比2017年下降10.03個百分點,主要是空氣品質氣體傳感器產品毛利率有所下降所致;2019年的毛利率比2018年大幅提升11.21個百分點,主要是受機動車尾氣排放檢測新政帶動尾氣分析儀器新產品需求集中爆發所致,但這種一次性利好刺激因素導致的毛利率驟然上升往往并不具有持續性,若經營面未獲根本改善,則四方光電未來盈利水平提升難度較大。

    四方光電營收和凈利潤質量不高還體現在公司應收賬款和存貨指標上。2017-2019年,四方光電應收賬款凈額分別為2230.15萬元、2478.47萬元和4140.01萬元,規模呈不斷擴大趨勢,同期壞賬準備分別為625.18萬元、636.05萬元和696.82萬元,呈緩慢增長之勢;公司同期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為4.54次、3.94次、5.87次,均低于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5.99次、5.99次和8.87次。

    再來看存貨,2017-2019年,四方光電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4433.90萬元、4551.71萬元和7711.74萬元,公司計提的存貨跌價準備金額分別為1140.44萬元、849.25萬元和711.83萬元,主要為原材料、自制半成品和庫存商品的跌價準備;四方光電同期存貨周轉率分別為1.19次、1.72次、1.33次,均低于行業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3.57次、3.21次和3.32次。

    作為科創板上市公司,科研創新能力是其核心競爭力的主要體現,而通??剂靠蒲袆撔履芰Φ闹匾笜藶檠邪l投入。數據顯示,2017-2019年,四方光電的研發費用分別為1102.8萬元、1384.73萬元和1959.77萬元,但同期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的比例總體呈下降趨勢,分別為10.5%、11.74%、8.41%,這說明公司研發投入的增速趕不上同期營業收入的增速。盡管高于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但結合公司其他財務指標來看,公司的產品和技術競爭力并不特別突出,由此可見四方光電研發投入的力度仍稍顯不夠,未來仍需進一步加強。

    信披不及時甩鍋實控人未獲監管支持

    除了財務指標外,四方光電實控人涉嫌行賄未及時披露的問題還引起了監管的關注。在IPO申請獲得科創板上市委審核通過1個月后,2020年10月10日,證監會披露了對四方光電在注冊階段的問詢,其中就包括實際控制人熊友輝行賄的問題:“請發行人說明相關判決書關于發行人及其實際控制人部分的具體內容,司法機關是否就發行人、熊友輝相關行為作出明確處理結論,發行人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是否因此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偵查尚未有明確結論意見等情形?!?/span>

    根據招股書的披露,熊友輝曾于2010年至2011年期間向原四川省農村能源辦公室主任屈鋒提供過12萬元資金,屈鋒后因收受多人財物而被四川省綿陽市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并于2014年11月被法院判決承擔刑事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招股書披露的內容用的措辭是“提供”,而非“行賄”,由此表明四方光電對上述實控人行為的主觀態度。不過,四方光電在招股書上會稿中表示,熊友輝涉嫌行賄情節輕微,以及該案判決距今已接近6年時間,且追訴期限即將于2021年2月屆滿,所以,熊友輝被追究刑事責任的風險較低。而且,熊友輝向屈鋒提供現金的行為,事先未經公司內部合議與審批流程,且熊友輝當時作為公司持股70%的控股股東,其給予屈鋒現金實質是為了其個人利益,該行為系基于個人意志的個人行賄行為。

    2020年12月24日,按照《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注冊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153號)第七十四條的規定,證監會決定對四方光電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督管理措施,這至少說明一點,即證監會對四方光電將此次信披不及時的責任甩鍋給實控人個人并不認可,因為警示函這一監管措施的承擔主體是公司而非個人。

    需要注意的是,證監會出具警示函的時間距離其同意四方光電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注冊僅有12天。也就是說,盡管證監會對四方光電在信披方面的瑕疵出具了警示函,但警示函并不影響公司的上市進程。這里有個問題值得商榷,盡管四方光電認為上述案件追訴期限將于2021年2月屆滿,但證監會同意公司注冊的時間為1月5日,早于追訴期限屆滿時間約1個月,此時公司實控人仍存在被追究刑事責任的風險,因為追訴期限未滿當事人都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責任,且低風險不等于無風險?;诖伺袛?,證監會此時同意四方光電科創板首發注冊或多或少存在一定的法律風險。

    實際上,四方光電以追訴期限即將屆滿為由進行抗辯在法律根據上并不充分,因為追訴期限屆滿不追究刑事責任的前提是“沒有發現新的犯罪事由和新的證據”,如果有新的犯罪事由和新的證據出現,則公司實控人仍有被追究刑事責任的可能。果真如此,四方光電則可能面臨重大事項發生變化而使監管重新審視和界定這一變化的性質,從而導致公司上市進程可能出現逆轉。

    下一篇:【基金經理手記】邢軍亮:高端制造是未來結構性行情的重要主線
    一级影片
  •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