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10月2日 星期六

    阿萊德:上市前分紅額超IPO募資額 保薦業務現場督導發現大量問題

    ?在募資失敗導致生產線建設拖延的4年時間,阿萊德向股東現金分紅總金額高達4.73億元,如此大額分紅本可用于生產線升級,何須等待IPO募集資金再進行建設。此外,在對阿萊德進行現場督導的過程中,監管層發現了大量隱秘的問題。

    7月16日,上海阿萊德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阿萊德”)創業板IPO已提交注冊,距正式上市僅一步之遙。據深交所官網披露,阿萊德IPO申請于2020年7月14日獲得受理,8月11日獲深交所問詢。本次IPO擬募集資金約3.34億元,將用于5G通信設備零部件生產線建設項目、5G基站設備用相關材料及器件研發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

    招股書顯示,阿萊德是一家高分子材料通信設備零部件供應商,為客戶提供業內領先的射頻與透波防護器件、EMI及IP防護器件和電子導熱散熱器件等用于移動通信基站設備內、外部的零部件產品,以及包括前期研發設計介入、中期產品開發(包括模具開發、生產工藝開發和生產配套設備開發等)、后期生產制造和最終產品驗證在內的零部件整體解決方案。

    2018-2020年,阿萊德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2.64億元、2.70億元、3.07億元,實現凈利潤分別為6029.14萬元、5135.30萬元、6936.72萬元,兩項指標呈上升趨勢,經營十分穩健。但閱讀招股書后發現,阿萊德存在上市募資前大手筆分紅,突擊申請專利等問題,值得投資者關注。

    巨額分紅影響公司發展

    2017年,阿萊德曾申報上交所主板IPO,2018年4月向證監會申請撤回IPO申請,4月末立即轉為申報創業板IPO,2019年8月又轉為科創板申報,本次再次轉為創業板申報。2017年版招股書顯示,公司擬募集資金1.88億元,由發行人的全資子公司平湖阿萊德建設新的生產廠房,建成由高精度生產設備、工業機器人、其他生產輔助設備以及MES(Manufacturing Execution System)系統組成的智能化生產線。

    阿萊德表示,昆山工廠建成時間較早,因當時的客觀因素導致昆山工廠存在廠區面積較小、廠房層高有限、整體布局不合理等情況。上述情況帶來的不利影響在公司不斷升級、改造工廠生產線的過程中越來越明顯,限制了公司對生產、倉儲、物流等流程的進一步優化,對公司發展智能化生產造成了障礙??紤]到昆山工廠的客觀條件及公司進一步發展生產智能化的戰略,公司存在建設新廠房的必要性。

    公司部分生產設備購置時間較早,設備控制系統較為簡陋,較難進行智能化改造,無法與工業機器人良好地配合,不適應公司進一步發展智能化生產的要求。為進一步發展智能化生產,降低公司的生產成本,提升公司的產品競爭力,公司存在更新生產設備及相應輔助設備的必要性。

    之后由于募資失敗,阿萊德這一項目一拖再拖。直到本次IPO,阿萊德擬募資1.61億元投入此項目。如此有必要性的項目,由于資金問題,建設推遲了4年,公司發展智能化生產嚴重受阻。然而,招股書顯示,2014-2019年,阿萊德向股東現金分紅總金額高達4.73億元。如此大額的分紅若是用于生產線升級,該項目可能早已竣工,何須等待IPO募集資金再進行建設。由此可見,阿萊德管理層及股東并未把公司發展放在第一位。

    上市前突擊申請專利

    信披文件顯示,阿萊德可查到的專利有160余項,其中實用新型93項,2019-2021年申報62項;發明專利69項,2019-2021 年申報39項。2019-2021年集中大量申請專利,而這正是公司沖刺IPO的時期,阿萊德存在上市前突擊申請專利的嫌疑。

    除此之外,阿萊德的核心技術也受到質疑。申報文件及審核問詢回復顯示,阿萊德的核心技術“高透波復合材料改性制備技術”包含材料配方與材料制備工藝,采用該技術開發的產品在客戶愛立信、諾基亞5G基站的透波防護器件領域占有主要份額。

    公司在材料改性、材料配方、制備工藝等方面積累了較多核心技術,負責對塑料材料進行選型,并通過把控材料選型達到客戶對電磁仿真的要求以及初始產品結構設計的要求,為客戶提供包括前期研發設計在內的一站式產品解決方案。

    然而保薦業務現場督導發現,阿萊德僅向客戶推薦塑料材料,相關材料由客戶自行選定,公司不對塑料材料選型進行把控。天線罩由客戶設計,阿萊德不提供天線罩的設計服務,僅就連接結構部分提出設計意見。

    另一方面,阿萊德的生產工序不包含材料改性與材料制備,所使用的改性材料均直接向供應商采購,公司實際生產環節中均未使用“高透波復合材料改性制備技術”。相關材料是委托供應商生產,對應收入僅為2907萬元,占報告期業務收入比例為3.27%。由此可見,阿萊德技術水平信息披露不準確。

    保薦業務現場督導發現大量問題

    隨著注冊制的推進,IPO項目被現場督導的頻率越來越高。阿萊德由于存在較多問題,監管層也對其進行了現場督導,而且發現了大量隱秘問題。保薦業務現場督導發現,2017-2019年,發行人向供應商贏創特種化學(上海)有限公司(下稱“贏創”)采購少量塑料原材料,金額分別為0.48萬元、1.30萬元和2.89萬元。

    關聯方上海秀伯塑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上海秀伯”)主營業務為代理銷售塑料原材料,其中主要為贏創的PA12產品。報告期各期,上海秀伯向贏創采購金額分別為4973.37萬元、5977.34萬元、5969.36萬元和2397.06萬元。

    上海秀伯實際控制人為發行人董事、副總經理吳靖。2018年8月30日和9月5日,實際控制人配偶杜永芳分別向吳靖轉款200萬元和120萬元,吳靖收到款項即通過上海秀伯轉至贏創。保薦人解釋前述款項為吳靖向杜永芳的借款,但是同期吳靖亦存在向他人提供借款的行為。

    現場督導發現,江蘇易漣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江蘇易漣”)和徐州市國鑫工貿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為陳延,均為發行人報告期內主要成品供應商。陳延與發行人總經理薛偉系高中同學關系。江蘇易漣的控股股東深圳市易漣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以前曾用名為“深圳市阿萊德科技有限公司”,與發行人名稱接近。2018年薛偉向陳延及其配偶朱鳳轉款3筆,共計48.67萬元。

    上海容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系發行人的供應商,顧蓬元為其法定代表人。報告期內,薛偉向顧蓬元轉款9筆,共計512.66萬元,其中,2018年2月7日,薛偉向顧蓬元轉款48.5萬元,備注為“貨款”;顧蓬元亦向薛偉轉款7筆,共計455.96萬元。昆山吉昌橡塑有限公司系發行人報告期內主要外協供應商,邵健為其法定代表人且持有100%股權。實際控制人的一致行動人朱玲玲報告期內向邵健支付多筆款項,共計15萬元。

    此外,保薦人抽取68個采購付款細節測試樣本資料后附836個采購入庫單,其中649個采購入庫單的創建人與審核人為同一人,不符合職責分離的內部控制要求,發行人與采購相關的內部控制存在瑕疵。

    不僅如此,阿萊德向供應商金九廠采購定價可能不公允。報告期內,發行人向金九廠采購成品塑料零部件。金九廠系平湖阿萊德副總經理李巧忠配偶屈建芳作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平湖阿萊德出納鐘燕多次參與金九廠日常經營事務。金九廠毛利率介于10.87%-14.71%之間,同行業可比公司毛利率在20.68%-24.43%之間,金九廠毛利率明顯低于同行業可比公司。

    李巧忠系發行人另一供應商平湖市中港包裝制衣廠(下稱“中港廠”)法定代表人。報告期內,發行人向中港廠采購棧板,金額分別為98.57萬元、0.64萬元、13.64萬元和19.91萬元。保薦人未將中港廠披露為關聯方,且鐘燕亦多次參與中港廠日常經營事務。

    保薦人程序執行也被發現存在大量問題。供應商采易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函證回函未蓋章確認,保薦人底稿記錄函證回函相符;供應商上海弗翔電子材料有限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函證回函不符,未見保薦人執行進一步核查程序。

    2017年保薦人訪談17家供應商,其中10家未見實地拍照、6家未見名片或身份證等證明文件;2019年訪談15家供應商,其中2家未見實地拍照、2家未見名片或身份證等證明文件,無法驗證是否實地走訪、被訪談者是否為供應商員工,保薦人的供應商訪談程序執行不到位。

    收入回函的金額及比例信息披露不準確。報告期各期,保薦人收入函證回函確認金額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51.91%、55.45%、43.73%、51.13%,與審核問詢回復披露的74.38%、81.20%、79.06%、85.38%差異較大。

    保薦人對收入函證的核查程序執行不到位。保薦人對報告期內2份未回函的函證,未執行進一步的核查程序;保薦人對僅回函會計師但未回函保薦人的6份函證,僅復印了會計師的回函,未見保薦人對會計師函證進行復核的記錄,也未執行進一步的核查程序;保薦人對回函僅回復應收賬款余額但未回復交易額的函證,未執行進一步的核查程序;保薦人未留存全部的快遞形式發函記錄和快遞面單,2份函證未留存回函快遞面單。

    下一篇:華之杰:大客戶依賴背后又現不同主營收入數據 這個鍋誰背?
    一级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