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2年1月28日 星期五

    闖關IPO 青瓷游戲僅靠《最強蝸?!?

    在2020年爆火的《最強蝸?!啡缃駚淼较愀?,即將推開港交所的大門。11月28日,北京商報記者從港交所披露的文件了解到,推出了《最強蝸?!返那啻捎螒蛞延?1月25日通過上市聆訊。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闖關IPO 青瓷游戲僅靠《最強蝸?!??

    在2020年爆火的《最強蝸?!啡缃駚淼较愀?,即將推開港交所的大門。11月28日,北京商報記者從港交所披露的文件了解到,推出了《最強蝸?!返那啻捎螒蛞延?1月25日通過上市聆訊。從招股書中能發現,青瓷游戲自2020年起,營收與凈利潤均實現快速上漲,但在手游速生速死的時代,《最強蝸?!匪鶐淼氖杖胝急冗_九成的情況,也難免讓該公司陷入過于依靠單一產品的爭議。

    手握爆款致業績大漲

    游戲市場近段時間被一家名為青瓷游戲的公司奪去了目光,不只是因為該公司已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距離上市的目標又近了一步,還因為該公司成立至今推出的游戲產品。

    公開資料顯示,青瓷游戲于2012年正式成立,目前運營6款手游產品,如《提燈與地下城》《不思議迷宮》等,同時還擁有10款游戲儲備,然而,令該公司名聲大噪的代表產品無疑是2020年6月上線的《最強蝸?!?,不僅在上線首日便登頂iOS免費榜榜首,據七麥數據顯示,該游戲上線10天iOS流水便已超1.04億元,累計下載量則達到約百萬次。

    爆款產品的出現也令青瓷游戲的業績迎來飛躍式的增長。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和2019年,青瓷游戲的收入還停留在千萬元級別,分別為0.98億元、0.89億元,但到了2020年,便直接躍入“10億元陣容”,達到12.27億元。與此同時,青瓷游戲經調整凈利潤也從2018年和2019年的0.39億元、0.22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1.66億元。

    而到了2021年上半年,青瓷游戲的營收與經調整凈利潤繼續保持了快速增長的態勢,并分別達到了7.63億元和3.14億元,而此時再回頭看2020年上半年,當時青瓷游戲還處于經調整凈虧損為1.44億元的處境。

    不俗的業績表現,也讓青瓷游戲從成立之初就吸引了諸多資本的目光。除了玩家以外,不少大佬也成為了青瓷游戲的背后股東,包括吉比特(373.300, -2.98, -0.79%)、騰訊、阿里和嗶哩嗶哩均出現在股東名單上。

    早在2013年8月,該公司就曾獲得來自堅果投資的500萬元天使融資;同年12月,素有“游戲茅”之稱的上市公司吉比特以1000萬元認購了青瓷游戲20%的股權;2019年,吉比特繼續加注,投資8000萬元又認購了其8.91%的股份,投后累計持股達28.91%。

    2021年4月,吉比特宣布同時向騰訊、阿里以及嗶哩嗶哩各轉讓旗下青瓷游戲3.37%股份,合計轉讓10.11%,總價為3.03億元;同年5月,騰訊、阿里、嗶哩嗶哩以及博裕資本又均以1.01億元認購了青瓷游戲增發的新股。

    根據招股書顯示,IPO前,吉比特持股21.37%,為青瓷游戲的第一大機構股東,后加入的騰訊、阿里和B站分別持股4.99%,天使投資方堅果資本持股3.15%,博裕資本持股1.87%。

    單一產品營收占比過高

    營收、凈利潤的雙重增長,加之資本撐腰,成為青瓷游戲赴港上市的底氣,但透過招股書可以發現,當前青瓷游戲的發展也存在諸多隱憂。

    據招股書顯示,在各游戲產品中,《最強蝸?!肥乔啻捎螒虻呢暙I大戶,2020年上線以來,半年的時間便為該公司帶來11.7億元的收入,這在當年整體營收中占比達到了九成。而在2021年上半年,《最強蝸?!返奈鹆σ琅f不容小覷,并實現5.16億元的收入。

    但過高的營收占比難免使得青瓷游戲陷入單一產品過度依賴的質疑。眾所周知,每一款游戲都擁有其生命周期,倘若《最強蝸?!凡荒艹掷m保持其“吸金”能力,必然會影響到青瓷游戲后續的業績發展。

    對此,青瓷游戲也在招股書中坦然道:“我們于2020年及2021年首6個月的收入較過往增長,很大程度上依賴其中一款游戲。倘該游戲未能持續取得成功并延長生命周期,或出現與其類似的其他同類游戲,則會對我們的業務及經營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p>

    “爆款游戲為公司帶來流水與玩家確實能在當下時期大幅提升業績,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會潛藏著風險?!庇螒蛐袠I分析師趙勇表示,如果后期能持續按部就班地推出更多優質產品,相關公司的業績便能保持穩定發展,但若是后期無法有優質產品跟上腳步,而原先的爆款產品無法再繼續貢獻同樣規模的收入,那么此前有多么提振業績,后期便將承受同樣程度的沖擊。

    另一方面,青瓷游戲在做出《最強蝸?!愤@部爆款后,似乎開始變得重視營銷而非研發。2019年,青瓷游戲營銷投入僅有1130萬元,而2020年就變成了5.24億元,2021年一季度為1.78億元;相應的,研發投入雖然從2019年的2560萬元增加到了1.46億元,但2021年一季度卻僅為820萬元,占比與營銷投入之間的差距明顯。

    誰來接棒最強蝸牛

    不可否認的是,當下游戲市場的競爭激烈程度正與日俱增,尤其是在人口紅利正不斷消失的情況下,玩家規模的增速已不復以往,如若想在市場中真正站穩腳跟,在業內人士看來,就必須用優質產品從眾多游戲中搶奪玩家的目光。

    青瓷游戲當下也在游戲產品上有著自己的儲備,據招股書顯示,包括《時光旅行社》《使魔計劃》《阿瑞斯病毒2》在內的移動游戲,均在游戲儲備名單中,并主要以休閑、RPG、SLG品類為主。針對后期旗下相關游戲產品的計劃,北京商報記者聯系青瓷游戲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應。

    而從青瓷游戲其他產品的營收情況來看,已上線的《不思議迷宮》《阿瑞斯病毒》《無盡大冒險》《愚公移山3》等產品,均已逐漸顯現出收入下滑的趨勢。

    在趙勇看來,每一款游戲都有著自己的生命周期,只不過看運營方的操作方式能否盡可能地延長時間而已,且隨著技術的發展以及更多創新產品的出現,游戲產品上線多年后將難以再有曾經的優勢,因此對于游戲公司而言,持續強化產品的研發,有規劃地推出旗下產品,提升產品質量,則是保證今后能長久發展穩定的關鍵。

    另一方面,青瓷游戲也正嘗試布局海外市場,以尋找新的業績增長點。招股書顯示,青瓷游戲計劃于2021年第四季度在港澳臺推出《提燈與地下城》的當地版本,于2022年第二季度在日本推出《最強蝸?!?,并于2021年第四季度在港澳臺推出《時光旅行社》。

    不過,機遇與挑戰向來并存。在《2021年中國移動游戲行業深度洞察報告》中,移動游戲出海企業被分為三個梯隊,相較于騰訊、網易等第一梯隊玩家,青瓷游戲目前仍處在第三梯隊,面臨巨大競爭壓力。

    此外,全球游戲市場的獲客成本也在增加。根據Apps Flyer數據顯示,2019年美國市場獲得一位核心玩家的下載,成本就高達5美元,這意味著,想要在海外站穩腳跟,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

    北京商報記者 鄭蕊

    下一篇:上汽集團陷負增長離目標還差197萬輛 捷氫科技3年已虧1.32億擬分拆沖科創板
    一级影片
  •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