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10月2日 星期六

    華卓精科:好賽道不等于通行證 硬科技實力不濟監管照樣說不

    ?頂著“國產光刻機第一股”光環的華卓精科科創板IPO被暫緩審議,表明監管層對公司目前的研發實力和成長空間“不認可”,這種“不認可”是其本身硬科技實力不濟所致,實力不濟意味著公司不具備持續創新能力和高成長性,這恰是科創板最看重的地方。

    7月29日,科創板上市委發布公告,北京華卓精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卓精科”)首發暫緩審議。華卓精科于2015年12月11日在全國股轉系統(新三板)掛牌公開轉讓,并自2019年2月13日起終止在全國股轉系統掛牌。2020年6月24日,上交所科創板正式受理了華卓精科的上市申請。

    華卓精科此次公開發行股票的數量為8000萬股,且發行數量占公司發行后總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轉板之后的此次科創板IPO,華卓精科擬將募資用于半導體裝備關鍵零部件研發制造項目、超精密測控產品長三角創新與研發中心、集成電路裝備與零部件產品創新項目、光刻機超精密位移測量及平面光柵測量技術研發項目。

    招股說明書顯示,華卓精科以超精密測控技術為基礎,研究、開發以及生產超精密測控設備部件、超精密測控設備整機并提供相關技術開發服務,其中超精密測控設備部件產品包括精密運動系統、光刻機雙工件臺模塊、靜電卡盤和隔振器等,整機產品包括晶圓級鍵合設備、激光退火設備等;應用領域覆蓋集成電路制造、超精密制造、光學、醫療、3C制造等行業。

    在華卓精科產品結構體系中,高端產品包括晶圓級鍵合設備、激光退火設備、光刻機雙工件臺模塊等集成電路生產設備領域的前沿高端設備/部件,中高端產品包括中高端精密運動系統、靜電卡盤、隔振器等?;诖?,華卓精科也一度被市場譽為“國產光刻機第一股”。

    然而,在監管不斷強調科創板上市企業需具備硬科技實力的硬性要求的大背景下,頂著“國產光刻機第一股”光環的華卓精科被暫緩審議,表明監管層對公司目前的研發實力和成長空間“不認可”。

    硬科技實力不濟 好賽道也無濟于事

    2018-2020年(下稱“報告期”),華卓精科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8570.92萬元、12096.58萬元、15234.06萬元,實現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512.36萬元、2087.24萬元、1242.83萬元;同期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6875.89萬元、15064.36萬元、1286.49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期內,華卓精科收到的政府補助分別為1.39億元、3.21億元、2.67億元,遠高于其營業收入,由此反襯出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掣肘;也就是說,如果扣除上述高額政府補助外,華卓精科實際上處于虧損狀態,由此可見公司盈利能力的不堪。除了靠外部輸血外,公司綜合毛利率水平在報告期內呈現震蕩下行的態勢,從2018年的50.61%降至2020年的45.05%,下降了5.56個百分點。

    盡管華卓精科所處的半導體行業是國家政策大力支持的“好賽道”,在國產替代的大背景下獲得較多的國家扶持資金也在情理之中,但一味獲取政府巨額補貼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公司更應注重提高自身科研水平及自身盈利能力。從科創板上市委問詢的相關問題來看,監管更關心華卓精科能否研發出核心技術并把業務做大做強。在問詢中,上交所科創板上市委重點關注了公司業務產業化前景、自主研發能力等內容。

    關于業務產業化前景,科創板上市委指出,如下游客戶未能按計劃實現產業化,華卓精科光刻機雙工件臺業務是否存在可持續性風險,以及在此情況下,是否符合科創板定位和發行上市條件,光刻機雙工件臺業務及02專項相關信息披露是否符合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和科創板發行上市信息披露要求。

    關于自主研發能力,科創板上市委請華卓精科進一步說明其技術研發是否對清華大學構成重大依賴,是否具備持續的自主研發能力。

    招股說明書(上會稿)顯示,華卓精科包括晶圓級鍵合設備、激光退火設備等在內的產品仍處于小批量定制生產階段,尚未實現規?;慨a,光刻機雙工件臺產品尚未通過下游客戶的驗收。同時,報告期內,華卓精科的晶圓級鍵合設備、激光退火設備和光刻機雙工件臺處于產品商業化初期,客戶相對較少,尚未形成規?;a品銷售,導致公司整體銷售規模較小,銷售結構尚未穩定,存在較大的變動。

    報告期內,華卓精科光刻機雙工件臺模塊及技術開發分別實現795萬元、0元和1737.74萬元收入,晶圓級鍵合設備及技術開發分別實現200萬元、2561.95萬元和1458.94萬元收入,激光退火設備分別實現了0元、2561.95萬元和1458.94萬元收入。正如招股書所言,“規模小、波動大”成為華卓精科現階段收入情況的顯著特征。由于上述產品均處于商業化初期,所以銷售結構尚未穩定,未來經營發展仍面臨較大的不確定性。

    實際上,報告期內,華卓精科光刻機雙工件臺產品客戶單一。光刻機雙工件臺模塊及技術開發客戶僅有一家非上市公司上海微電子,且目前國內客戶僅有上海微電子有該類產品的采購需求,公司光刻機雙工件臺模塊及技術開發銷售對其具有強依賴性。

    資料顯示,華卓精科報告期內光刻機雙工件臺模塊及技術開發僅有的795萬元(2018年)、1737.74萬元(2020年)全部來自于上海微電子。由于目前國內客戶僅有上海微電子有該類產品的采購需求,下游沒有其他需求,未來華卓精科這種“有且僅有”的狀態還將繼續持續下去——這也意味著華卓精科光刻機雙工件臺的銷售情況僅僅取決于及受限于對上海微電子光刻機整機的銷售情況。

    此外,華卓精科也表示,如果公司未來超精密測控裝備整機及光刻機雙工件臺等產品不能形成規?;N售或部分產品開發不及預期,可能會導致公司的主要產品銷售收入呈現不同程度的下降。如果公司未來不能形成具有較強競爭力的核心產品、業務布局和商業模式,公司存在未來經營業績及收入下滑的風險,亦會存在難以持續經營和未來發展前景較大不確定性的風險。

    除了相關產品尚未實現規?;慨a及銷售外,在監管看來,華卓精科自主研發能力也面臨較大的挑戰。

    招股說明書(上會稿)顯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華卓精科與清華大學共同擁有162項專利技術以及1項獨占實施許可專利。對于與清華大學共同擁有的162項專利,華卓精科通過協議約定的方式獲得了該部分專利技術的獨占實施權,清華大學僅具有收益分配的權利。

    根據招股說明書(上會稿)的披露,華卓精科所處的超精密測控領域涉及集成電路、機械、電機等多學科領域,新產品、新技術的研發突破難度較大。因此,公司在相關產品未來研發中理論性、前瞻性方面仍存在委托清華大學或與清華大學共同研發的可能性。

    不過,需要引起注意的是,截至2021年6月30日,華卓精科擁有的專利中有19項實用新型、1項外觀設計、1項發明專利權保護期不足5年,上述專利保護領域涉及公司的光刻機雙工件臺的產品,在專利到期后,公司將不再享有獨占保護的權利,公司只能就上述工藝環節的其他方面采用商業秘密保護,這將削弱公司技術的保護力度,可能會對公司相關業務產生不利影響。

    而且,橫向比較來看,與同行可比境內上市公司中微公司、長川科技和北方華創相比,除2019年凈利潤超過長川科技外,華卓精科其余指標均低于上述三家公司,尤其是與研發能力直接相關的研發人員數量、發明專利數量等研發指標的全面落后,凸顯公司核心技術競爭力和科技創新硬實力在行業中均處于下風。

    數據顯示,2018-2020年,雖然華卓精科實現營收由8570.92萬元增長至1.52億元,但同期歸母凈利潤卻呈現出較大的波動,2020年僅有1242.83萬元,同比大幅下滑40.5%。也就是說,營收增長并未轉化為凈利潤的增長,加上其主要產品晶圓級鍵合設備、激光退火設備和光刻機雙工件臺處于產品商業化初期,客戶相對較少,且光刻機雙工件臺僅有上海微電子這一家客戶,受限于光刻機所獲訂單及生產排期的影響,華卓精科銷售收入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

    歸根結底,這種不確定性是由華卓精科本身硬科技實力不濟所致,實力不濟意味著公司不具備持續創新能力和高成長性,這恰是科創板最看重的地方。盡管芯片上下游產業屬于政策大力支持的行業,但政策支持不等于監管降低對科創板上市企業的審核要求和準入門檻??苿摪鍙娬{的硬科技,需要企業有切實落地的技術成果和量產產品,暫時未能盈利不是決定因素,更關鍵之處在于需要讓市場看到企業未來有擴張空間和發展前景這種高成長性的特征。

    下一篇:大地海洋:一屋未掃凈仍通關 強監管何以掃市場立信
    一级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