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yuyq"></blockquote><samp id="ayuyq"><object id="ayuyq"></object></samp>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9月15日 星期三

    鹽湖股份,狂飲新能源泡沫

    8月10日,鹽湖股份復牌上市首日暴漲388%,市值膨脹至2000億,觸發臨?;謴徒灰缀蟾呶徊┺?,成交額達到202億,換手率逼近20%。在股價翻四倍的情況下,還有人往里沖!至此,也透露出,新能源時至今日,依然有人看好。 這樣的瘋狂,不禁讓我想到,2007年中石油那一波泡沫的瘋狂。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滿倉中石油”……

    這樣的瘋狂,不禁讓我想到,2007年中石油那一波泡沫的瘋狂。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滿倉中石油”……

    這句話背后映射的,正是那段觸目驚醒的歷史。2007年,中石油上市,市值幾乎接近9萬億人民幣,在那個時代,全國全年GDP也不過3.55萬億美元,中石油相當于GDP的三分之一。

    上市當天,即被爆炒,頭頂“亞洲最賺錢的公司”。一時間,專家、學者、機構無不為中石油站臺。但很快,泡沫膨脹至極致中石油不經敗走,由于市場對中石油的頂禮膜拜,高喊“YYDS” ,所謂的價值投資理念再次大行其道,多少投資者越跌越買,但這是價值投資嗎?


    后面發生的事情,大家歷歷在目。07中國股市本就失去了理性市場,加之中石油發行價過高,8萬億顯然是有嚴重泡沫。經過一輪又一輪的洗牌,理論上泡沫也該耗盡。但6年的時間里,股價依然原地踏步,僅僅剩下8524億人民幣。40塊高點買進的股民,持有到現在是何其艱難。何時解套呢?亦或者永遠無法解套。

    過高的估值難以為繼,中石油就是典型。

    此刻新能源的瘋狂,令人擔憂,尾盤鹽湖漲幅縮窄,是否劍指鹽湖到頭了呢?

    1

    涅槃重生 ,靠鋰“沸騰”

    說起鹽湖股份,有必要強調一下其過去險些退市的“黑歷史”。沒有過去,或許不會有今日“鹽湖提鋰”概念的推波助瀾這一利器。

    鹽湖股份的前身,為“青海鉀肥廠”,該廠成立于1958年,這個廠房的成立,誰也未曾想到,多年之后兩度成為資本市場的“明星”。


    1996年,由公司制改更名為“青海鹽湖集團”,而1997年將氯化鉀生產經營主業重組為“青海鹽湖鉀肥股份有限公司” 其股票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作為國內最大的氯化鉀生產企業,氯化鉀設計產能達到500萬噸,在國內總產能中占比近六成,擁有“鉀肥之王”的美稱。

    在1997年至2008年,這10年間,也一度突破百元大關,營收從2億增長近50億,一時間,居然也能與中石油比肩。

    對比后劇情竟然如此相似,“鉀肥之王”也在經歷瘋狂過后,從最高點65元跌至8元附近,跌13年,一度面臨退市風險。

    貴為“天之驕子”,為何也成為資本棄兒,即便是有著雄厚資源的大企業,為何也捱不過當年那場寒冬?

    “步子大了,容易扯著蛋”……

    鹽湖集團位于察爾汗鹽湖,擁有察爾汗鹽湖3700 平方公里的采礦權,而鹽湖鉀肥的主要開采源就是察爾汗鹽湖。該湖鹽類資源總儲量達600 多億噸。其中氯化鉀超過5.4 億噸,氯化鎂16.5 億噸,氯化鋰1200 萬噸,均占全國首位,氯化鈉儲量462.2 億噸,還有硼、溴、碘、銣等資源貯藏。


    換句話說,鹽湖集團擁有及其豐富的鹽湖資源,當年的鹽湖股份,就是靠著這個“金礦”,營收一路高歌猛進,不曾想,守著這般“鈔”能力,每年躺賺,不香嗎?

    然而不幸的是,倘若鹽湖集團決策層,并沒有我這種間隙性雄心萬丈,長期性躺床上的調性,非要對公司多元化發展給予不切實際的期待。

    2019年之前,產品由單一氯化鉀發展到氫氧化鉀、碳酸鉀、硝酸鉀、氫氧化鈉、碳酸鈉、金屬鎂、氧化鎂、氫氧化鎂、碳酸鋰、 PVC、甲醇、尿素、聚丙烯、焦炭、水泥、編織袋等多種產品,涉及工業、農業、航天航空、建材、醫藥等領域,綜上所訴,鹽湖股份成為了綜合性化工企業。

    這些雜而亂的業務,一步步拖垮鹽湖集團。其中,鹽湖鎂業和海納化工進行多元化的業務拓展時,業績“潰爛”最為明顯,僅金屬鎂一體化項目投入資金由200億元增至432億元,同時,投產進度不及預期,到2018年,金屬鎂一體化項目日產能僅為50噸,加之政策影響,項目成本過高,最終,鹽湖被送進“ICU”,戴上*ST的帽子,直到去年4月29日,被暫停上市。

    今天,你能看見鹽湖股份,重新打包回A,是“壯士斷腕之舉”。2019年9月起,公司通過制定、執行《重整計劃》,將鎂業、化工低效虧損板塊徹底分離,由優質板塊承接債務并實施市場化債轉股。2020年4月20日《重整計劃》執行完畢,公司通過重整,保留了核心鉀、鋰產業,企業實現了輕裝上陣。以前年度的巨額折舊及財務費用亦大幅降低,為恢復持續經營能力和增強盈利能力提供了支撐。

    近兩年公司剝離巨額虧損的化工業務板塊后,去年凈利潤同比大幅增長, 2020 年公司實現歸母凈利潤 20.4 億元, 同比扭虧為盈(2019 年歸母凈利潤-4.59 億元)。公司資產負債率持續走低,現金流情況逐步改善, 2020 年公司資產負債率 73.82%;截至 2021 年第一季度,資產負債率已降至 70%以下,經營性現金流大幅增至 15.03 億元。


    公司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與凈資產均已轉正,公司持續經營能力恢復。之后,*ST鹽湖向深交所提交了恢復上市申請,并在今年7月收到了深交所下發的同意公司恢復上市決定。

    至此鹽湖股份成功完成自救。

    2

    首日沒有漲跌幅,但一步到位

    今日大漲后,不少投資者也向困在鹽湖股份里將近一年多的股友,投向了羨慕的目光。除了羨慕,也有200億資金涌入“野性消費”。

    就算此前某機構喊出,鹽湖股份樂觀目標市值均在2000億元,但今日市值逼近2344億,幾乎一步到位。

    為何有人持續看好?

    剝離了虧損資產,鹽湖目前有兩大業務還是有一定看點。

    第一主營業務鉀肥。鉀,作為農作物生長必備營養元素之一,幾乎所有農作物均需要用到鉀元素。作為鉀肥之王,鹽湖股份的氯化鉀產能約占我國氯化鉀總產能的50%以上?;臼氢浄实柠}湖股份的穩定現金流,人們期待,鹽湖能重新稱王;第二,就是鹽鋰資源的總儲量,眾所周知,在我們生活中,幾乎都離不開鋰電池,而我國80%鋰資源都在鹽湖里,同時從成本角度看,目前鹽湖提鋰成本在 3.2萬元/噸左右,而隨著開采技術的不斷進步,鹽湖提鋰成本優勢不斷擴大。


    但野性消費下,往往要為沖動買單,被套并不出乎意料。


    吃肉的時候沒趕上,挨打的時候卻從不落下,是泡沫下的常態。我們不妨看看新能源的泡沫盛宴還能維持多久。

    3

    泡沫還能維持多久?

    新能源近日的表現,是把盛宴發揮至極致,鋰電池產業鏈成交接近2500億元,面對瘋狂的行情,鹽湖股份自然能夠與之共舞。盡管鋰鹽成了鹽湖股份的拳頭產品,順應當下周期,目前產能也處于爬坡期,在“有鋰走天下”的這一大背景下,鹽湖重返A股,值得歡呼。

    但是,泡沫什么時候能走向終結?不妨回頭看看過去,泡沫是有易容術的,每一次它都會以一種新的形式出現在我們面前,比如2007年,中國石油的泡沫,2000年,互聯網泡沫,一個標志能源永不枯竭,一個則標志著人類的未來。

    故事總會吸引資金去把它吹大,但每一次收場都是以泡沫破裂為結局。故此泡沫之間能否相互印證,答案顯而易見。

    新能源其實已經并不新了,和多數互金公司一樣,長跑了二十多年。尤其是現在的新能源汽車上,泡沫不僅越吹越大,還吹出了圈,越飄越遠。

    當下擁有鋰電的盈利預期是好的,但概念滿天飛,營銷亂人眼,投資者認清泡沫后,還能與泡沫共舞嗎?一旦退潮,或許在未來這將會成為公司成長的負擔。高估值的資產泡沫,必定是一個遲早要爆炸的定時炸彈。

    時至今日,還有不少人在熱炕頭中無法自拔,當然,再怎么警示,也無法叫醒裝睡的人。

    4

    結尾

    今日鹽湖股份上市,早有網友預言好了劇本,一年的獲利盤獲利了結,當日換手肯定高于50%,場外的大資金入場接貨收集籌碼,趁著人氣連續拉五天漲停,然后大資金獲利了結,散戶高位套牢站崗,參考當年中國石油的上市的情況。

    歷史將會重演,只是對于投資者來說,任何一次翻車,可能輸掉褲衩都不剩。

    下一篇:十萬頭豬決定為英國捐軀

    會員評論

    目前沒有評論

    一级影片